旗下网站:   免费注册 | 登录 | 入门学堂 | 会员中心
网络营销商学院
二维码
营销资讯 > 营销资讯 > 正文
广告圈,再也没有那样的年会
发布时间:2019年1月4日 09:05:04


你是否在假装百忙的年末review和新客户pitch中,已经提前接到了行政邀请,出演公司年会的保留节目?并得到保证:你会成为C位出台的那一个?

毕竟对于为客户出了一年创意的传播公司来说,年会是一年中为数不多的可以把贡献idea和最终confirmation都掌握在自己手中的大型event。

然而,当我们回看近十年的广告圈年会会发现:这大概就是一部活生生的消费降级史吧

广告圈,再也没有那样的年会

故事就从不远不近的2015年说起。

2015年的年中,这是一场另类意义的“年会”,或许官方更愿意称之为“年中大趴”吧。彼时,奥美迎来新上任的中国区总裁韦堂梦,新官上任三把火,其中一把就直接烧到了三亚。在南国的天涯海角,韦堂梦检阅港台大陆三军,红色狂欢中的员工们大概会在微醺的熟睡中,梦到两年前在这儿上演的另一场海天盛筵。

广告圈,再也没有那样的年会

广告圈,再也没有那样的年会

三年之后的岁末,大整合后的奥美进入了大一统时期。在北京,以《Be One》为主题的年会在京城北郊的昌平开启。相比于南岛的碧海椰林,昌平最有名的就只有十三陵了。

从三亚到昌平,中间只隔了不到3年,却如同隔了3万光年一般。

比起从三亚到昌平的往返,有些彻底一去不复返的单向出走才更让人感怀。同一年,远在北平以北的张家口崇礼滑雪场,当时的参与者可能谁也不会想到,这竟然是JTW中国作为一个独立个体的最后一次年末狂欢

广告圈,再也没有那样的年会

这家老牌创意公司之中的有些人或许会想起那个遥远的2010年,以及那支年会视频《10年》。这《10年》不是陈奕迅的歌曲《十年》,更不是郭德纲和于谦的相声《十年》,这是属于JWT的10年。上海半岛酒店里,公司为相伴10年的元老级员工颁发了一支万宝龙笔。

那时没有人会想到,下一个十年的JWT会就此隐姓封笔。

广告圈,再也没有那样的年会

同样在年会的江湖上只留下传说的,还有盛世长城和他们的《英雄本色》系列。

2010年前后,盛世长城的这个系列视频着实病毒了一把。对于中国的广告人来说,创意理论和受众现实的差距,往往会让人产生怀才不遇的挫败感。于是戴着镣铐跳了一年的机械舞之后,年会的创意成了广告野马们天马行空的大草原。

广告圈,再也没有那样的年会

广告圈,再也没有那样的年会

在盛世长城2008年圣诞晚会上亮相的第一支《英雄本色》,用恶搞的方式讲述了创意部和客户部的天然矛盾以及后天缝合法。有圈内媒体是这样形容这支视频在晚会播放完时的情景的:“全公司同事起立鼓掌长达5分钟,更多同事笑中带着泪……”

今天的我们看到那样的年会节目,可能就会突然明白天赋和努力的差距。

比起本土公司,外企4A的年会似乎对cosplay情有独钟。

如阳狮,如FCB,如麦肯,年会唯一变化的可能就是cos的主题了。在外企4A里,还有一股原生态的cos潮流,席卷了过去十年的尾牙。这种原生态cos具体表现为穿着暴露、举止狂野,说的更直白点,就是具体表现为万博宣伟和刘希平

从2008年扮上武则天开始,“刘姥姥”沉迷cos不能自拔,接下来的几年年会相继祭出玛丽莲·梦露、Lady Gaga、萌妹马等经典造型。再后来,脱衣舞、荧光扇子舞、猛男热裤无、洋妞污力污……等等。

广告圈,再也没有那样的年会

那些年的广告圈,有一种年会叫万博宣伟家的年会。

直至去年,David终于在年会的舞台上,罕见地把脱去的衣服又一件件穿了回来。这一脱一穿之间,一段属于广告圈的年会奇观就此落幕。经过了小十年的审美冲击,同行们也终于接受了自家老板在年会上的平淡无奇,明白了在微信群里发红包才是生产力的硬道理。

今天“人兽大厦”的茶水间可能还会有人谈论起,过去每年宣伟的年会都是行业焦点,每次David的演出都是压轴大戏。

然而,没钱的才会自演自唱,有实力的直接就请明星了。

去年的壹捌零年会上,作为大客户老板娘的章泽天意外现身,满足了乙方们对服务京东的所有想象。要知道,即便是京东集团自己的活动,奶茶妹妹也不会轻易出来站台,何况这还只是一次“供应商”的内部活动。

广告圈,再也没有那样的年会

也正是这一年,京东凭借壹捌零为其打造的一支《JOY与鹭》贺岁视频,在社交网络收割了一大波关注度,传说中数千万的制作和传播预算,造就了可能是京东二十年历史上传播度最高的Campaign。

然而仅仅过了一年,在沸沸扬扬的“明州事件”之后,奶茶妹妹已然成为微博热搜中的“抹茶妹妹”。股市预警,霜打亦庄,服务京东的乙方们也提前嗅到了冬寒的气息。身为京东的“合作伙伴”,这个年末是继续狂欢,还是低调矜持?

或许,同样是京东的乙方,同样面对着绿油油K线的大颜色公关,才能体味到同样的世间冷暖,进而明白了上世纪八九十年代人们埋头蹦迪的意义。

于是这一年,蓝标把年会搬进了迪厅,“有颜色无人设”的主题和面具,就好像在说不管你是AE还是VP,Admin还是Strategy,今晚我们都是不醉不归的“迪克牛仔”,梦醒时分问自己有多少爱可以重来,有多少KPI可以更改。

广告圈,再也没有那样的年会

广告圈,再也没有那样的年会

比起花里胡哨的cosplay、千人大会和集体逃离北上广,那年的环时互动可能是最实在的,现场抽奖,老金转账,一气呵成。那一晚的小酒馆里,谁跟谁春心荡漾,谁又跟谁互诉衷肠。

2018的岁末,在距离蓝标不远处,当你走在灵思位于酒仙桥的花园办公室,邋遢着胡子的大叔可能会跟你吹嘘当年的年会,全公司1500多人一起去夜店的情景,长腿美女随便追,苹果产品满天飞,价值1万5的Tiffany项链就像拴狗链一样,说扔就扔。还有一次在水世界的年会,千人比基尼的“湿身”场面至今让他回味悠长,这一度甚至都是他每天0点下班的精神动力。

那些年会,是他逝去已久的青春和发际线。

广告圈,再也没有那样的年会

广告圈,再也没有那样的年会

再后来,灵思北京的员工们只能沦落到去恒通国际创新园玩拓展大会,在C9蓝标的门前隔空跳绳,就像脚踩着蓝标波动的K线。再后来么,全公司的年会渐渐地就被小部门的年会所取代,而这也成为今天很多公关广告公司年会的真实景象。

面对着这些个小部门年会,几年前的群邑大概会露出鄙夷的神情。

早在记忆中的2012年,群邑中国2000人的年会排场,就足够让同行闻之胆颤。北上广深和南京多地员工齐聚上海世博金厅,五星级酒店里,金钱豹都是下酒前菜。而如今,这家曾经的自助餐金字招牌都已经几近倒闭,就如同年会萧条下的一个缩影。

广告圈,再也没有那样的年会

值得一提的是在公关广告圈的同行中,迪思的年会算是一股清流。且不说迪思如何十年如一日地把年会从“晚会”办成“开会”,就说在举办地上,这些年迪思也是坚定不移地把年会的主场放到天津,把自己的公关事业,积极地纳入到了京津冀协同发展的伟大使命当中。

广告圈,再也没有那样的年会

广告圈,再也没有那样的年会

要我说,年会选址天津其实妙到好处,城际的半小时直达,既能营造旅行年会的虚假繁荣,又能在54块半一张的车票中落实经济办年会的要义。 

那么,公关广告圈的年会有另类的么?也许吧,比如MSL可能是唯一一个我所看到的年会消费升级的公司,而这种直觉可能更多也只是源于嫉妒的假象,毕竟我在前东家的日子里,完美地错过了那些覆盖日本和澳洲的outing。

客户有饭吃,我们才有饭吃。在越来越低调的互联网公司年会背后,公关广告圈,恐怕也不容张扬。时间即将来到2019年,低调,冷落,变故,厌倦,交织着我们对旧年尾牙的期待。这一刻,什么理想和狂欢都不想谈,就想谈谈伤感情的年终奖。

oh,公关广告圈里,再也没有那样的年会。

广告圈,再也没有那样的年会

上一篇:故宫居然卖起了咖啡!这一杯是朕请的
下一篇:线下店怎么做抖音?我们可以和“张学友”们学习一下


二维码

推荐企业

最新资讯
相关资讯